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 成功案例 > 正文

深圳市MMM技术有限公司诉深圳市XXX电子有限公司、张某某买卖合同案二审胜诉

来源: 作者:周晓明律师 时间:2019-10-15 10:09:55

【案件概述】

2014年12月31日,深圳市MMM技术有限公司(下称MM公司)与深圳市XXX电子有限公司(下称XXX公司)签订《征询函签署协议》,约定MMM公司因审计函调需要,由XXX公司协助签署MMM公司发出的往来账征询函事宜,并约定MMM公司不得以XXX公司签署了审计公司发出的往来账征询函为由向XXX公司主张该笔款项。2016年9月30日,MMM公司发给XXX公司《询证函》,显示截止2016年9月30日XXX公司尚欠MMM公司804130元,并注明“本函仅为复核账目之用,并非催款结算”。结论为:信息证明无误,有加盖XXX公司公章。2018年1月29日,MMM公司以此为由将XXX公司及其前法定代表人张某某起诉至法院索要上述款项,并以XXX公司签署的《询证函》为主要证据。

 

【代理思路】

我们代理该案被告XXX公司,因本案本就是对方处心积虑的一个局,除了《询证函》,对方只能提交增值税专用发票、出库单等单方制作的间接证据,所以我们主要从证据方面入手。我们认为,对方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认定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出卖人仅以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款抵扣资料证明其已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买受人不认可的,出卖人应当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交付标的物的事实。……”该司法解释修正了以往将增值税专用发票作为认定当事人之间存在合同关系及收票一方已接收货物的证据的观点,规定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款抵扣资料不能单独作为交付标的物、支付货款的证据,应当根据当事人的约定、商业惯例、交易习惯或其他证据综合认定。在本案中,被告否认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原告方“应当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交付标的物的事实”,但是,原告方并未提供任何证据以证明其已经向被告交付标的物,故其主张无法得到法庭的支持。

此外,我们还认为:一、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因为原告只能提供销售出库单来证明双方之间存在买卖关系,而原告提交的销售出库单最晚日期为2014年11月21日,截至原告起诉之日,其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即便有《询证函》,但《询证函》明确写明“本函仅为复核账目之用,并非催款结算”,可见原告发函的目的并非向被告一主张权利,并无催款的意思表示,被告也没有还款之意,因此不能产生中断诉讼时效的效果。二、原告未向法庭提供已经交付货物的证据,不能证明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双方曾经订立买卖合同,也未举证证明其曾向被告一交付货物,甚至未能证明其在长达三年多的时间里,曾经向被告一主张过货款,不能证明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三、关键证据取得不合法,不应被法庭采纳。本案的关键证据《询征函》系会计事务所的工作底稿,所有权系会计事务所所有。根据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专家技术援助小组发布的第5号公告,会计师事务所不得将审计工作底稿提供给任何部门或个人,也不宜将往来账项询证函回函提供给客户作为法律诉讼证据。本案中,会计师事务所将《询征函》提供给原告作为诉讼证据使用,本身是违法的,本案的关键证据《询征函》不具有合法性,不应被法庭采信。五、被告张某某不应为涉案货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张某某担任被告XXX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期间为2017年6月23日至2018年5月2日,即便原告主张的法律关系真实存在,涉案货款产生时的2014年11月21日,被告一尚为普通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无须对公司账户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二当时也并非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本案庭审时,被告二也不再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可见,原告要求被告二对被告一公司货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没有事实依据。

 

【法院评析】

一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本案中,MMM公司主张与XXX公司之间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并提交了销售出库单、增值税专用发票、询证函等证据欲证明XXX公司欠MMM公司804130元。经审查,销售出库单为MMM公司单方制作,没有送货单等证据予以印证,而增值税专用发票不能单独作为履行交付货物的证据,至于询证函,XXX公司提交的证据已证明该询证函只是作为审计而签署,不能作为主张货款的依据,据此,MMM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双方之间存在真实的买卖合同关系,本院对其要求XXX公司支付货款及利息以及要求被告二(张某某,XXX公司前法定代表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均不予支持,遂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二审法院确认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附:代理词

代理词

2018)粤0306民初字8937号

尊敬的审判员:

依照法律规定,受本案被告深圳市XXX电子有限公司(被告一)和张某某(被告二)的委托,我担任其与原告深圳市MMM技术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的代理人,参与本案诉讼活动。开庭前,我听取了被代理人的陈述,进行了必要的调查,经开庭审理,庭后补充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的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不应得到法庭的支持

即便原告主张的买卖合同关系真实存在,其诉求也已超过诉讼时效。原告提交的销售出库单最晚日期为2014年11月21日,双方未签订买卖合同,销售出库单对付款日期也没有约定,根据《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的规定:“买受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支付价款。对支付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买受人应当在收到标的物或者提取标的物单证的同时支付。”可见,即便买卖合同关系真实存在,被告一的付款期限为收到货物时。至2017年11月20日,原告的诉讼时效就已经届满。原告直到2018年1月29日才向法院提起诉讼,已经超过诉讼时效,诉求不能得到法庭的支持。

原告如果主张其向被告一发送询证函的行为视为主张权利,可以导致诉讼时效的中断,但其向法庭提交的两份《询证函》都明确写明“本函仅为复核账目之用,并非催款结算”,可见其发函的目的并非向被告一主张权利,并无催款的意思表示,被告也没有还款之意,也不属于被告一在原告催款的基础上确认了债务而形成被告放弃时效抗辩权的情形,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超过诉讼时效期间借款人在催款通知单上签字或盖章的法律效力问题的批复》法释[1999]7号规定精神。在没有证据证明其在诉讼时效期间内有向被告一主张权利的情形下,其诉讼时效不能产生中断的效果,于2017年11月20日已经届满。

二、原告未向法庭提供已经交付货物的证据,不能证明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原告主张被告拖欠其货款,但是未提供证据证明双方曾经订立买卖合同,也未举证证明其曾向被告一交付货物,甚至未能证明其在长达三年多的时间里,曾经向被告一主张过货款,由此说明,双方之间并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原告提交的《询征函》只是被告一应原告要求,配合其公司审计而制作的(被告一后来才明白,原告要求被告一确认《询征函》是为了虚增业绩,以便在股权出让中能够获得一个较高的对价),在这种情形下,原告不能据《询征函》向被告一主张货款,这也是在双方签订的《征询函签署协议》中已经明确的事情。

三、关键证据取得不合法,不应被法庭采纳

本案的关键证据《询征函》系会计事务所的工作底稿,所有权系会计事务所所有。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做好企业的银行存款、借款及往来款项函证工作通知》(财协字[1999]1号)第四条规定,注册会计师应当遵守中国注册会计师独立审计准则,对收到的回函信息严格保密。此外,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专家技术援助小组发布了第5号公告,就会计师事务所能否将往来账项询证函回函提供给客户作为法律诉讼证据问题,答复如下:根据《独立审计具体准则第6号——审计工作底稿》第二十二条和第二十三条的规定,除法院、检察院及其他部门依法查阅审计工作底稿、注册会计师协会对执业情况进行检查以及前后任注册会计师沟通等情况外,会计师事务所不得将审计工作底稿提供给任何部门或个人,也不宜将往来账项询证函回函提供给客户作为法律诉讼证据。由此可见,会计师事务所将《询征函》提供给原告作为诉讼证据使用,本身是违法的,本案的关键证据《询征函》不具有合法性,不应被法庭采信。

四、开具发票并不代表买卖合同关系成立,原告的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出卖人仅以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款抵扣资料证明其已履行交付标的物义务,买受人不认可的,出卖人应当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交付标的物的事实。……”该司法解释修正了以往将增值税专用发票作为认定当事人之间存在合同关系及收票一方已接收货物的证据的观点,规定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税款抵扣资料不能单独作为交付标的物、支付货款的证据,应当根据当事人的约定、商业惯例、交易习惯或其他证据综合认定。在本案中,被告一否认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原告方“应当提供其他证据证明交付标的物的事实”,但是,原告方并未提供任何证据以证明其已经向被告一交付标的物,故其主张无法得到法庭的支持。

五、被告二不应为涉案货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被告二担任被告一法定代表人的期间为2017年6月23日至2018年5月2日。即便原告主张的法律关系真实存在,涉案货款产生时的2014年11月21日,被告一尚为普通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无须对公司账户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二当时也并非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本案庭审时,被告二也不再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可见,原告要求被告二对被告一公司货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没有事实依据。

此外,如前所述,在被告一无须向原告支付涉案货款的 情形下,被告二无论如何也不应为该笔货款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所述,本代理人认为,原告诉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其主张与被告一存在买卖合同关系,但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已经向被告一交付标的物,而其提供的《询征函》因不具有合法性不能被法庭采信,且已经由被告一提供的《征询函签署协议》证明为虚假《询征函》,被告一无须为涉案货款承担清偿责任,此外,被告二在货款产生时并非被告一公司法定代表人,且在被告一无责的情形下,也不应为货款承担连带责任,由此,原告的主张没有事实及法律的依据,应予驳回。

此致

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

代理人: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

                                                                                                                                            周晓明律师 

                                                                                                                                                 2018年6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