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 办案手记 > 正文

办案手记NO.254NO.255 法律援助案;雇员受害赔偿纠纷案

来源: 作者:周晓明律师 时间:2019-11-28 17:14:49

No.254   法律援助案
我一直都不喜欢做司法局委派过来的法援案,一是因为比较忙,虽然是援助案,接了也得尽心办,这样就会占用不少时间,因此能不接就不接;二是这类案子争夺者众,虽然钱少,但是无须对当事人负责,也无人监督办案质量,完全没有办案压力,对于一些业务少的律师来说,不失为好差事。有的律所通过关系拿到大量的法援案,就像是做批发生意。分配到律所的法援案,也往往被手长的人拿到。当然,这并不代表我不愿意为他人提供法律援助,我援助的基本上都是找上门来的,有时觉得救助者实在可怜,就自带干粮帮他们打官司,也有不少援助案来自公益机构的介绍。

虽然如此,我还是做了几个司法局委派过来的援助案,基本上都是他们在案卷袋上直接写上我的名字,转到律所后,案子就一定会到我的手上。这个案子也是这种情况。当事人是位高中生,强吻一女生,被女生咬伤了舌头,被控猥亵妇女罪。我接手该案时,该名学生已被取保。那时候刑事辩护全覆盖制度仍未施行,但因当事人未成年,司法局依法为其指定了援助律师。

我到检察院复印了全部案卷,印象深刻的有两点:一是缝了针的被咬伤的舌头照片;二是这孩子的父母都是该校老师,我还在纳闷他们家经济状况应该不差呀,为什么没为小孩请律师。看完案卷后我联系了他的父亲,表明我的身份,说想同小孩见面了解案情,他父亲礼貌地回绝了我,称不需要司法局的援助律师,打算聘请好一点的律师为小孩辩护。挂掉电话后,把这事说给助理听,助理大笑。

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我问律所行政怎么处理,行政叫我直接归档就行,司法局付的律师费一分不少。好在当时一个阶段只付800元,否则我都会觉得受之有愧了。

 

No.255   雇员受害赔偿纠纷案
当事人帮一做包工头的老乡打散工,按天计酬。某日,该包工头要求当事人修剪道路边上的绿化树,修剪第一棵树时,当事人不幸从树上坠落,摔成重伤。绿化树归某村委会所有,但村委会称对包工头修剪绿化树一事不知情。包工头则称为了获得该工程,打算修剪一棵样树给村委看,如果修剪得好,村委就会把工程承包给他。

当事人有三处伤残,均构成伤残等级,看起来有点复杂,但在多处伤残的情形下如何计算赔偿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这在法庭已经不是问题。此外,如果只是要求包工头承担责任,也很简单,但这个包工头并无固定资产,即使当事人打赢官司,案件执行也将非常困难。因此,本案的难点在于让村委会承担连带责任,只有这样,赔偿款才有保障。

这个案子的一审是别的律师做的,法院只判决由包工头承担赔偿责任。法院认为,没有证据显示村委会与包工头之间存在承揽合同关系,故村委会不应为当事人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当事人不服,决定上诉。

当事人的儿子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找到我,从比较远的地方跑到我的办公室,希望我能接下这个案子。我觉得一审的判决值得商榷,但也直言二审改判的概率低,因该案一审是风险代理,为了避免增加律师费开支,建议他仍由一审律师代理二审。当事人儿子比较坚持,我便接受了该案的委托。

我提了几点理由:一是包工头和村委会存在长期合作关系,存在串通损害当事人利益的可能,他们很可能隐瞒了书面承包合同,他们对案情的陈述不应被法庭采信;二是村委会称对包工头修剪树枝一事并不知情,不合常理,没有村委会的同意,包工头怎敢擅自修剪村委会所有的树木?如果不是村委会告知,包工头怎么会知道村委会存在修剪树枝的工程?三是即使如包工头陈述的那样,村委会同意其先修剪一棵样树,再决定是否将工程承包给他,这一棵样树也应认定为一个工程,而村委会为该工程的发包方。发包方如果将工程交由没有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雇主,如果雇员遭受人身损害,发包方应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我觉得这几点理由应该是可以成立的,但遗憾的是,二审法院仍然认为,村委会与包工头未签订书面承包合同,不应与包工头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简单的一句话说理,便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虽然我在接案时已经反复告诉当事人儿子,二审改判率很低,要有心理准备,但是二审未改判,我还是觉得心理难受。毕竟当事人的经济状况并不好,付二审律师费找我打这个官司应该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后来叫助理联系当事人儿子,主动提出免费帮他们申请执行,以免他们再增加开支。所幸,在执行过程中,出乎我们的意料,包工头要求当事人免除几万元费用,其余部分他愿意承担,双方遂签订执行和解协议,包工头依协议支付了赔偿款,案遂结。

当事人是河南农民,在自己年老的时候,背井离乡,跟随儿子进城务工,个中艰六,不言而喻。在工作中又不幸摔成重伤,差点因此失去性命,这已足够悲惨。不料在维权的过程中,还遭遇雇主百般逃避,以致于要自己筹钱救自己的命,真不知道他作何感想。之后,他又花了不少的钱请律师,花了不少的时间打官司,委屈求全,才勉强获得了一些赔偿,可谓悲欣交集。一个案子道尽底层民工生存的艰难呀。


我似乎说到了法援案中比较糟糕的一面,但我们朝积极一面看,大部分律师做法援案还是会像做正常收费案一样尽责的,这是职业伦理的要求。为当事人争权益如同条件反射,是自动自发的动作,跟收费多少无关。我的好友胡律师,做法援案时锱铢必较,有时还会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这样的律师,绝对称得上是良心律师。

作者简介:周晓明,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法学博士,博士后。执业领域:竞争与反垄断、网络与知识产权、公司及并购、争议解决、刑事诉讼,联系电话:13926215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