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 办案手记 > 正文

办案手记No.322 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刑案

来源: 作者:周晓明律师 时间:2019-11-29 10:21:38

No.322   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刑案
这个当事人因涉黑被刑事拘留于看守所,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我的信息,写信告诉他太太,要他太太一定来找我。他太太拿着他写的信到我的办公室,我了解他们的情况后,发现他们的经济状况很差,太太在工厂做工,家里有三个小孩要抚养,遂动了恻忍之心,只收了不到正常收费一半的律师费,便出面帮他辩护。

他在一家临时赌场充当“赌头”,亏了家里不少钱,赌场被端的时候,他们这些参与人员便一齐被定性为黑社会组织,连帮赌场送客的、在赌场卖水的也未能幸免。公安机关将案件定性为涉黑案件后,这些人员参与的一些轻微治安案件,都遭刑事起诉。我的当事人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损坏财物罪和开设赌场罪四罪,被列为“黑老二”。如果罪名成立,保守估计要判20年徒刑。

收到起诉书之后,当事人极为悲观,写了几封信给老婆,怕刑期太长拖累老婆,要求与老婆离婚。我看完卷宗后,觉得只有他在赌场当“赌头”的证据是比较充足的,其余指控所依据的证据都非常弱,当事人虽然不算良民,但显然也不至于罪大恶极到公诉机关指控的那种地步。

我在辩护词中只承认其行为构成开设赌场罪,其余三个罪名均不能成立。特别是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全案二十余位律师都作无罪辩护,认为该团伙一是组织松散、无明确分工、无具体帮规;二是缺乏长期存续的经济实力;三是犯罪事实均较为轻微,全部为治安案件,未使用暴力威胁手段;四是并未形成保护伞、关系网,不具有对抗社会的实力。这些都不符合该罪的构成要件。

公诉机关指控的寻衅滋事罪和故意损坏财物罪就更为勉强。就寻衅滋事罪来看,两宗犯罪事实均为他们“团伙”与他人之间发生的轻微的冲突事件,并未造成严重后果,这两宗冲突事件均不是当事人组织的,甚至连当事人有没有真正参与都缺乏足够的证据予以证明。就故意损坏财物罪来看,实际上是当事人去麻将馆捣乱,公诉人指控他砸了麻将机,但并无客观证据显示是当事人砸的,公诉机关也没有提供评估报告说麻将机价值多少。

这个案子被刻意安排在基层法院审理,快审快判,开完庭后不久就收到厚达200多页的判决书。第一被告判刑20年,我的当事人是第二被告,判刑7年。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法院认定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和开设财场罪仍判成立,但不成立故意损坏财物罪。

一审判决大大超出预期,当事人夫妻都挺满意,当事人也未再提离婚的事情。因为除第一被告被判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外,其余被告均被认定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他们都不服气,上诉的被告特别多。当事人也想上诉,但是他妻子实在拿不出多少律师费了,她一再请求我继续帮忙,我于心不忍,只象征性地收了一点律师费,为他作二审辩护。

刑案的二审改判的概率非常低,加之这个案子本身非常特殊,我其实对二审改判不抱什么希望。出乎我意料的是,二审法院决定开庭审理。检察院主动提供了在一宗寻衅滋事案中两位上诉人不在现场的证据,他们的手机GPS定位信息显示,案发当晚,他们压根就不在当地。一审法官未理睬他们的抗辩意见和律师提交的外地开房记录,仍判决他们罪名成立,他们也是挺冤的。二审有了检察院提交的新证据后,这两位上诉人是铁定会改判的。

我没想到的是,我的当事人在二审中也被改判了。二审法院认为他参与的一宗寻衅滋事案证据不足,拿掉了这一宗犯罪事实,因此,他的刑期得以减少六个月。

做刑事辩护,拼的往往是信念。如果一开始就信心不足,觉得检察院怎么诉,法院就会怎么判,进而放弃抵抗,那结果基本上好不了。刑案辩护成功的概率是比较低的,但是这个概率仍然是存在的,即便是到了二审,仍然会有改判的机会。概率虽然小,但是只要争取到了,对于你的当事人而言,那就是重大的利好。因此,我们做刑辩,哪怕在最绝望的时候,也要有坚强的信念,哪怕只有极小的机会,也要为当事人去努力拼争。

作者简介:周晓明,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法学博士,博士后。执业领域:竞争与反垄断、网络与知识产权、公司及并购、争议解决、刑事诉讼,联系电话:13926215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