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 办案手记 > 正文

办案手记NO.327 顾问单位劳动争议案

来源: 作者:周晓明律师 时间:2019-11-29 10:55:24

No.327   顾问单位劳动争议案
我有家顾问单位在东莞,因公司没有电镀设备,在深圳一家公司租了一个电镀车间,派了10余名员工到这车间上班,社保由深圳公司购买,但工资一直由东莞公司发放。这个车间的负责人入职公司多年,一直颇得老板信任,但后来他因对工资不满,工作开始懈怠,出错频频,导致公司赔了不少钱。

公司看到这种情况,便发函要求将其调回东莞公司上班,他在深圳工作多年,自然不愿意回东莞,公司于是将其口头解雇。他不服该决定,向深圳的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起申诉,将两家公司均列为被申请人,要求支付赔偿金、最后两月的未结工资、代通知金、带薪年休假工资和律师费。

因深圳公司事实上是被顾问单位连累而被诉,便统一由顾问单位委托我们代理两家公司应诉。我的想法是尽量与劳动者和解,但是我主动联系过他,劳动者不同意调解,我只好积极应战。我打算在仲裁阶段,不争辩劳动关系究竟存在于申请人与哪家公司之间,等仲裁裁决出来后,无论仲裁庭如何认定劳动关系,均以劳动关系认定错误为由起诉至法院。

如果淡化劳动关系,双方主要的争议在于赔偿金,而赔偿金取决于劳动关系解除的原因。我方主张劳动者自行离职,劳动者一方则主张系我方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仲裁庭认为我们双方均未对自己的主张提供充分的证据,认定系协商解除劳动关系,裁决由我方支付经济补偿金。这个规定来自于广东省内某一个关于劳动争议的座谈会议纪要,是为了保护劳动者的一个和稀泥的规定。

对于的未结算的工资双方没什么争议,仲裁庭据实计算。因为双方系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关系,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第四十条需要支付代通知金的情形,此外带薪年休假已休,律师费未实际支付,缺乏事实依据,因此,代通金、带薪年休假工资和律师费三项诉求均未获支持。

仲裁庭认定劳动关系存在于深圳公司与申请人之间,因为社保是由深圳公司购买的,故只裁决由深圳公司承担支付责任,东莞公司免责。这个认定是存在问题的,因为我方提交的考勤表、处罚表、工资发放记录,均显示其用人单位为东莞公司,不能仅凭社保关系的存在来认定劳动关系的存在。根据我事先的计划,我以劳动关系认定错误为由向法院起诉,而且只提交了关系到劳动关系认定方面的证据。

在法院立案之后,我仔细琢磨了法官在本案中将要面临的难题。如果法院认为我方起诉理由成立,他该怎么判?如果支持我方的全部诉求,劳动者在本案中将一无所获,对他而言是不公平的。那么为了案件处理上的公正,法院可否依职权追加东莞公司为被告呢?我觉得这样做显然也不对,即便东莞公司的本案中的地位应为被告,他也不应该是深圳公司的被告。其实最好办法是由劳动者一方到法院起诉,仍然以两家公司为被告,这样才不会带来程序上的问题,可问题是劳动者并未向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的法官可能也意识到这个尴尬的程序问题,庭审过后,极力主张双方调解。我一开始的目的便是调解,当然乐观其成。劳动者一方的律师因为开庭时间冲突,临时安排同事来开庭,这位女同事明显没做功课,对案情和法条都极不熟,为了掩饰她的失职,她努力地促成了调解。

我国劳动争议处理程序十分独特,采取的是一裁两审制度,从我看来,这一制度问题多多。它不但从制度上拉长了劳动争议处理的时间,使得劳动者的维权变得更加困难,而且,它在一定程度上也使仲裁制度虚化。反正后来还有法院呢,仲裁阶段怎么弄都可以,这使得各方参与人员都比较敷衍。当然,近年来推行的一裁终局制度,使这种现象有所改观,但本质问题仍未解决。

目前的制度使得仲裁不像仲裁,因为仲裁的原则是一裁终局;也使得诉讼不像诉讼,因为诉讼没有仲裁前置程序。这样的制度安排还带来诸多制度衔接上的困难,这个案子便是一例。再比如,在民事诉讼中,按撤诉处理的案件,对原告的影响不会太大,因为还可以重新起诉的,但是劳动争议仲裁程序当中,如果在一审中按撤诉处理,仲裁裁决便会生效,按撤诉处理的一方连诉权都丧失了,如果他在仲裁阶段是输的一方,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作者简介:周晓明,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法学博士,博士后。执业领域:竞争与反垄断、网络与知识产权、公司及并购、争议解决、刑事诉讼,联系电话:13926215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