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 办案手记 > 正文

办案手记No.331 抢劫、抢夺、盗窃刑案

来源: 作者:周晓明律师 时间:2019-11-29 11:05:34

No.331   抢劫、抢夺、盗窃刑案
当事人从看守所写信给他太太,要求太太来律所找我,要我为他的案子辩护。他本来对我寄予厚望,但无奈他犯的事太大,判决结果仍然很重。

这是当地首例新型抢劫案,不少媒体对本案都有报道。当事人伙同他人,到商家刷信用卡套现后,再以盗窃和抢夺的方式获得POS机,将之前刷卡的单撤销,此时之前已经付给商家的钱便会退回到当事人的卡中。因为信用卡套现也是刑事犯罪行为,商家即便损失较大,一般也不会选择报警。在最后一宗犯罪中,他们在抢夺POS机的过程中使用了辣椒水,女老板报了警,他们的事情终于败露。他们通过这种方式获利,在当地作案十余起,检方起诉了其中九宗。

我的主要观点是:在最后一宗犯罪中,当事人并无抢劫的故意,只是实际实施人行为过限,该过限行为应由实施人承担法律后果,当事人不构成抢劫罪;刑法中规定的抢劫或盗窃”公私财物“指当场取得的财物,不能作扩大解释,在本案中该财物只是POS;即便当事人的行为构成抢劫,也只是普通抢劫,并没有检方指控的抢劫加重情节;即便当事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犯罪金额不是检方指控的”特别巨大“。

法官采纳了我后面两个观点,因为检方确实没有搞清错抢劫、盗窃犯罪的量刑标准,在该两罪的指控中都给当事人加了一档,法院核实后,未以纠正。不过,法院认为我的前两个观点不能成立,称当事人明知刷卡后会有同伙将POS盗窃或抢劫出来,故其主观故意已经包含了盗窃、抢夺和抢劫的概括故意。此外,当事人的犯罪数额也应以撤单后所获利益进行计算。

一审法院认定当事人构成盗窃、抢夺和抢劫三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当事人要求上诉,我只有继续跟进,但是他太太称筹不够律师费了,只付了商定代理费的一半。

我觉得这个案子特有意思,别的不说,至少在量刑方面是有进一步争取的空间的。本案共9宗犯罪性质相同,一审法院根据具体情形被控抢劫、抢夺和盗窃3罪,犯罪数额被分割为3个部分,这使抢劫罪达到“数额较大”的标准、抢夺罪和盗窃罪均达到“数额巨大”的标准,致使一审法院对上诉人量刑总计高达23年,但假设9宗犯罪均以最严重的抢劫罪定罪量刑,恐怕也只不过在10年以上量刑而已。

其次,本案虽然是财产型犯罪,却具有金融型犯罪的特点,用财产型犯罪的量刑标准来对具有金融犯罪特点的案件进行量刑,其实并不公平。因为普通财产型犯罪,犯罪数额达10万元以上是特别困难的,一般都需要手段特别恶劣才可以办到,但在金融型犯罪中,10万元的数额却是极为容易的事情,刑法对该类案件的量刑标准显著轻于普通财产型犯罪,我觉得法院在量刑时应考虑这一问题。

我在帮当事人写作上诉状的同时受到了同案犯的威胁。这个案子还有一个同案犯,代理律师是我同事,他只参与了一宗,判刑两年多,对他而言,不上诉早点送监服刑,是可以争取一次判刑机会的。如果上诉,很可能会失去这次机会。他不计划上诉,也不希望其它被告人上诉,故通过律师带话给我,称当事人在庭审时已经答应他不上诉,要是上诉,他出狱后一定不放过辩护律师和当事人家人。

我当然不愿意趟这趟浑水,无端增加自身的风险,但是既然已经接受当事人的委托,职责所在,哪怕面临更为迫切的危险,我们也没有放弃当事人的道理。我怀着有点悲壮的心情为当事人写好上诉状并提交给法院。不久后,助理联系一审法官,才知道当事人后来自行撤回上诉。他也许在看守所又受到了同案犯的威胁,我觉得他被判了十四年,居然放弃上诉,其中必有隐情。

结案之后,他太太会见了他,回来后找我退还二审律师费,她说当事人认为既然不打二审了,二审律师费应该退还。说实话,我对当事人这个行为很不理解,我甘冒那么大的风险为当事人上诉,你自己撤回上诉,还要退费,我在情感上难以接受。更何况你连二审律师费都没交清呢,我们不追讨欠缴的部分,已经很够意思。我不同意退款,他太太也没再说什么。在接下来的几年中,他太太联系过我几次,我为他们提供了一些法律上的帮助。当事人想申请再审,希望我能继续代理,我婉拒了。

作者简介:周晓明,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法学博士,博士后。执业领域:竞争与反垄断、网络与知识产权、公司及并购、争议解决、刑事诉讼,联系电话:13926215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