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 办案手记 > 正文

办案手记No.332No.333 劳动争议两案

来源: 作者:周晓明律师 时间:2019-11-29 11:06:50

No.332No.333    劳动争议两案
这两个案子的当事人是同事,不知道在哪里知道我的联系方式,找到律所来,希望我能代理他们的劳动案件。他们的情况完全一样,用人单位想逼他们离职,将他们调到一个新成立的部门上班,承诺保持原工资待遇不变。用人单位将他们安排坐在摄像头下面的空办公桌旁,其实并没有任何工作可以做。

用人单位的行为是否违法,他们也没有把握,但长此以往,肯定是呆不住的。他们又不想这样被公司扫出门,遂求助于我。他们都是公司的管理人员,工龄也不短,我看到他们那么远跑过来,公司的做法又这么恶劣,便接下这两个案子。

我先代理他们向用人单位发函,以用人单位强行调动工作岗位为由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之后再以用人单位强制调岗,且不提供劳动条件为由申请劳动仲裁,要求用人单位支付未支付的工资、经济补偿金和带薪年休假工资。

仲裁庭以此次岗位调动系用人单位用工自主权范畴为由,未支持我方经济补偿金诉求,仅裁决用人单位支付拖欠的工资及带薪年休假工资。我们不服,起诉到法院。用人单位仍称虽将当事人从车间调到办公室上班,但工作性质和工资均无变化,当事人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无须支付经济补偿金。

法官很强势,也很凶,我当时还有些忐忑,担心再输一次。拿到判决后,才发现这个法官挺公正,认为从我方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用人单位不但强行变更劳动者工作地点,而且未安排任何具体工作任务,劳动者可以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承担支付经济补偿金的义务,故判决被告赔偿一位当事人7万余元经济补偿金,另一位11万余元,未支付的工资和带薪年休假工资也获支持。

用人单位换律师后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判决生效后,用人单位仍然拒绝履行判决书确定的支付义务,我遂要助理代理二位当事人申请强制执行。

在强制执行过程中,发生了两件让我觉得很心累的事情。第一件事是在我们申请强制执行后,用人单位已经将款支付到法院,但是法院迟迟不叫当事人办理领款,经多次催促,仍以多种理由推脱。其中一位当事人的妻子之前加了我的微信,给我说了不少感谢的话,此时却态度完全反转,每天找我无理取闹,说了许多难听的话,我不堪其扰。我将此事告诉当事人,好在当事人还明白事理,叫我别往心里去。后来执行局叫当事人过去办领款手续后,她仍不放心,依然揪着我不放,我真是哭笑不得。直到法院将钱打到当事人账号,她才消停,又来说感谢的话,说她读书少,叫我别跟她一般见识。

第二件事因为用人单位申请再审而发生。另一位当事人拖欠律师费,我本懒得催他。用人单位申请再审,他收到再审通知后又来找我,仍然要我代理。我说这种案子应该不会决定再审了,不理会就可以,如果要我们代理,还需要另行支付律师费,而且你本来还欠我们律师费呢。他本来赔得不如另一位多,现在还要支付再审律师费(另一位未收到再审通知),心里不平衡,他承诺发工资后付清律师费,让我们先帮忙写好答辩意见。我们照做了,但他好像并未兑现承诺,可能只付了一两千块,便再无下文。我当然也未再追问他。

这两个案子虽然都收了律师费,但是每个人可能总共才付了一万来块,我们帮其中一个当事人代理了仲裁一审二审和执行四个阶段,另外一位当事人还多了再审阶段,总共五个阶段,这点律师费真是象征性的。当然,我之前也代理过不少这样的半援助性质的案子,有些甚至只收2000元路费,我视这种代理为一种对社会的回馈,虽然辛苦,但乐在其中,但是我在代理这两个案子之后,的确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累,觉得自己的劳动太不值得。我当然不是责怪当事人,只是不想再把时间花费在这样的案子中。我之后还代理过一个让我教训深刻的劳动维权案,后来我同学被公司欺负,我帮她出头,又再做了一个劳动维权案,自那以后,我未再接受任何一位劳动者的委托。

作者简介:周晓明,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法学博士,博士后。执业领域:竞争与反垄断、网络与知识产权、公司及并购、争议解决、刑事诉讼,联系电话:13926215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