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 办案手记 > 正文

办案手记No.336-368 金融执行案33宗

来源: 作者:周晓明律师 时间:2019-11-29 11:10:16

No.336-368   金融执行案33宗
我们入库某大型银行律师库,为他们处理了一批金融借款案,因此类案件之前均由银行法务处理,现在统一委外之后,原来法务处理的仍未执行的案件也由外部律师处理,我们便接受银行的委托,为他们处理这一批33宗执行案。我记得当时带着两位助理,一位是执业一年多的律师,另一位是实习律师,这批案子全由他们负责处理完毕。

因为这批案件的诉讼不是由我们负责的,银行的案件又极多,资料的保管并没有十分妥当。这33宗案中申请执行的材料并不全,有些判决书找不到,我们还要联系原来的审判法官重新补打判决书。有些法官不愿意补打,我们就要去档案馆复印判决书。除此之外,生效证明也要分别联系审判法官的书记员开具,工作量其实不少。

律师一般会有一个认识误区,以为执行案相对于审判要简单一些,其实不然。我们为银行处理了千余宗金融借款案,这些借款案的被告出庭率大约3%,几乎全部的案件都是缺席审判。如果是诉讼阶段,我们批量做好诉状,然后法院安排批量开庭,当然,如果碰到被告出庭的情形,还是要花费时间开庭的。就诉讼来说,工作基本上集中于做诉讼材料阶段,开庭反而比较简单,大部分的时候,签笔录就行。

到了执行阶段就不同了,因为法院会根据财产的状况分到不同的法庭负责执行,处理的法官不像审判那样集中,这就会给我们代理律师带来许多困难。其次,终本笔录的签字也会有很大的工作量,因为案件分散在不同的法庭,不同的执行组,每个法官的要求不尽相同。有少部分法官,他们会体谅代理律师的不易,同意将终本笔录发到律师邮箱,由律师打印出来,签好字再寄回给法官。还有些法官跟我们比较熟了,有时也会把笔录寄给我们,由我们签好字寄回去。这样都比较省事。不过,大部分的法官都不同意上面这两种做法,一定我们去法院签字,我们处理案件的数量那么巨大,这种工作的劳累和乏味就可想而知了,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执行阶段反而会比诉讼要麻烦很多。

执行阶段,律师还有一个重要的工作是办理领款手续。这里面也有不少需要注意的问题:一是授权书的问题,每个法官对授权书的要求不一样,但授权书中一定要载明有权限办理领款手续,否则绝大部分的法官不会同意律师办理领款手续。二是执行金额的限度问题,现在执行手段很厉害,银行卡、微信、支付宝账号的余额都可以执行,一般情况下,被执行的账户多少都会有一些钱。如果有钱就要法官划款,那大部分的案子都要办理划款和领款手续,法官和律师的工作量都会很大。我们一般是先同银行沟通好,多于多少额度才办理领款,否则不再采取划款措施,比如设定3000的额度,只有被执行的账户余额多于3000元,我们才要求法官划款。

如果被执行人仍有房产可供执行,情况会就变得更加麻烦。一般情况下,这个被执行人都会涉及多宗诉讼,而我们也不太可能是首封法院,没有处理房产的权利。这往往会涉及到向其它法院申报债权的问题,由法官还是律师去申报,都是需要沟通的事情。如果涉及到第三人的产权,法官一般就不太那么愿意配合了,负责的法官会通知被执行人先去提起析产的诉讼,待析产诉讼结束后再行执行,不那么负责的法官就会直接要求我们终结本次执行。

作者简介:周晓明,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法学博士,博士后。执业领域:竞争与反垄断、网络与知识产权、公司及并购、争议解决、刑事诉讼,联系电话:13926215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