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 办案手记 > 正文

办案手记No.342 买卖合同案

来源: 作者:周晓明律师 时间:2019-11-29 11:14:39

No.342    买卖合同案
当事人在网上找到我的信息,约我的时间到我的办公室来,称别人欠他几百万货款,把他的公司要拖垮了,要我帮忙催收。我看了他拿来的证据,见他衣冠简陋,看似比较落魄,便立即答应下来,先收了一点基础费用,剩余律师费按清收结果提点。

我们到外地法院起诉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欠他货款一百多万元。因这家公司为一人公司,我连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一并告了,要求他承担连带责任。在起诉的同时,我们申请了财产保全。做财产保全那天,法官要我们派车去接他,当事人自己没车,我只好开着我的车带着他太太去法院,再带法官去被告公司。

在车上,聊了当事人公司的情况,才发现他的情况比我想像的更糟。别人欠他几百万收不回来,他自己也欠了两百万,都快要熬不下去了。公司的员工才几人,主要活都是他们夫妻自己干,没日没夜地做,完全没有老板的样子。创业真是不易,我听了也心有戚戚焉。

到了被告公司,才发现是家生产充电器的小公司,根本没有什么设备。只好封了一条简陋的生产线,还有几箱充电器,我觉得情况比较悲观,生怕被告公司破罐破摔,干脆就此倒闭了。所幸这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担心我们的起诉会影响到他,在我们查封之后,约当事人调解了,我叫助理去法院与他们签了调解协议。

签订调解协议之后,被告其实并没有按协议付款,断断续续付了四十多万元,后来干脆完全不付了。当事人无奈,叫我们申请强制执行,但他了解到,被告公司事实上已经停止经营了,被告的法定代表人与另一个老板在原址成立了另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听说生意还挺不错。当事人问我能不能把这个新公司一并执行了,我认为比较难,但可以试一试。

我们向法院申请对调解协议强制执行,在立案后,写了一个追加被执行人的申请,希望将新公司追加为被执行人。出乎意料的是,新公司的老板同意与我们和解,我们便再次作出付款计划,由新公司提供担保。我觉得这下应该比较保险了,见当事人的经济状况很糟糕,也没打算找他要律师提成费了,便渐渐淡忘了这个案子。

大约在前年底,我接到一个外地电话,报出当事人的名字,问我跟他是什么关系。我反问他们为什么打电话给我,j电话那边说当事人借了网贷未还,他们是催款的。我意识到,当事人的境况应该越来越糟了,但他仍在坚持,我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对他把我的电话提供给网贷公司的行为也没有丝毫责怪,也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当事人。

今年初,当事人再次联系上我,要我帮忙催两家公司的货款,都是几十万的金额,我不想接这样的案子,为他介绍原来的同事帮他做了,听说也没追回来多少钱。后来,他又说我写的这个案子后来也没有收到多少钱,还是要恢复执行。我要他付了一点律师费,仍叫原来的同事帮他去立了执行案,立案后又收到几十万,执行中途,被执行人向他提了一个条件,答应帮他追另一笔货款,但这个案子要就此结束,他同意了,向法院撤回执行。

没多久,他又找到我,说是被对方骗了,被执行人答应催收的货款没有追回来,这个案子还是要继续执行,还反复跟我讨论撤回执行和撤销执行的区别。我本不想再理他,但这位当事人这些年真是十分不易,我佩服他的精神,也希望能够帮助他走出困境,因此,我还是叫前同事再去法院帮他恢复执行。法院已经收到材料一个多月,目前仍没有立案通知,也不知道这个案子还能不能恢复执行。

我们有不少的客户都是很大的公司,老板皆是巨贾富商,但我们也有像这样的当事人,创业不成功,常在崩溃的边缘徘徊,在这样的客户身上,当然不指望能赚到多少律师费,但是在这样的当事人的案子中,我们的服务更像是雪中送炭,比寻常的案子显得更有价值。

今天是感恩节,我收到一位客户发来的感谢,她也是在创业失败之时,几乎都要到自杀的地步了,我劝她再坚持,帮她处理了一些事情,她听了我的话,不久后便接到大单,让她生存下来。今年上半年还联系我,要我帮她去解决原来拖欠的债务问题,已然从深渊中又爬回来了。记得当时,我听到这样的消息,也是感到挺欣慰。

作者简介:周晓明,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法学博士,博士后。执业领域:竞争与反垄断、网络与知识产权、公司及并购、争议解决、刑事诉讼,联系电话:13926215878